記者直擊:短短45分鐘 東航這樣落實突發緊急包機

發布時間:2020-02-15 來源:中國民航報

  《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記者錢擘 通訊員唐靜 報道:2月13日中午11點,正坐在記者面前接受采訪的東航國防動員辦公室副主任彭海彥手機鈴聲突然響了,他臉色一凝;一旁的東航運控中心黨委委員、東航生產指揮中心總經理徐海明點點頭:“準是民航局布置醫療隊運輸任務了”。1分鐘后,電話接完:安徽省要派出274人的醫療隊,中午通知,今天下午就要出發。由此,東航2月13日這天的防疫包機運輸任務,定格在了蘇皖兩省978名醫護人員和53.6噸行李及醫療物資。

  十分鐘,落實地服保障

  運行中心被稱為航空公司的中樞神經,東航運控中心也是如此,在防疫期,東航總部本就在大門口設立測溫崗的情況下,總部內的運行及客戶中心大廳還設了第二道測溫崗,其間的份量不言而喻。東航的防疫運輸任務,每天也在此交匯無數道信息流,隨時收集、反饋、應變、落實。

  就在當天早上,東航運控中心接到的計劃,仍然是承運江蘇省的醫療隊奔赴武漢防疫一線。但防疫任務瞬息萬變,而東航運控中心的團隊,在半個多月的歷練中,已經成竹在胸。原本一同接受采訪的東航重大運輸辦副主任王濟華和工作人員陳霖榮也立即加入了任務討論:“人員計算起來方便,關鍵是貨物!”“對,不能按照人員座位數計算,多備一些運力!”


東航包機承運醫療隊防疫物資

  四人一邊討論,一邊又分頭打電話聯系,顯然早練出了一心多用的本事。“11點半,我們來連線,把這次的任務、還有這些天保障的經驗,跟你們溝通一下”,這是在給東航安徽分公司做安排;“您好,我是東航,跟您確認咱們醫院的運輸”,當地衛健委的負責人也在第一時間接上了頭……另一頭,東航總部相關單位的開會通知,同步發了出去,11點半,視頻會議室見。

  而等不及開視頻連線會,徐海明和彭海彥就把首當其沖的地面服務環節任務,當即布置給了東航安徽分公司:在合肥機場開足值機柜臺,到時讓醫生及時辦理值機手續,立即協調機場方面,商請為包機開辟專用安檢通道,而不僅僅是使用既有的旅客行李安檢,確保數量必定可觀的隨機防疫物資在下午值機托運時高效安檢。

  11:10,地服任務確認了,航班運力,成為下一個焦點。

  半小時,敲定航班安排方案

  東航是合肥的基地航空公司,東航運控中心團隊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根據此前其他省市醫療隊的運輸需求,估算利用當地既有機隊:“安排3架A320,再另外備上第4架,2架運人,1-2架運額外的物資”,短短幾分鐘,第一版方案就拿出了。再幾分鐘之后,又被否決:4架窄體機分頭飛,對當天本就任務很重的東航武漢公司,會帶來更大的地服保障壓力,受限于武漢的交通管制,東航武漢公司已經以有限的人手,在當地咬牙堅持了半個多月,特別是2月11日一天之內連續的18架包機,通宵近20個小時的連續奮戰,更是幾乎到了極限。


包機機組召開航前準備會

  “從上海調1架A330寬體機,爭取一次裝完,趕緊算一算,按照前幾次的經驗,330腹艙能裝多少數量;再請安徽分公司備一架A320,備套組,以防萬一”。第二版的方案如是商定。

  計算容量的任務交給了陳霖榮——醫療隊的貨物不僅總量大,而且密度低,不少產品都是紙箱、泡沫塑料包裝著,所以大大不同于民航通常的貨物重量和體積關系。陳霖榮是從除夕晚上,東航執行的中國民航第一班上海醫療隊包機開始,就做保障任務了,攢下了豐富經驗。

  中午11:25,忙著討論完、幾乎無暇顧及記者的東航運行中心團隊趕緊搭電梯下樓開連線視頻會,也答應了記者跟著“聽一聽”的要求。電梯里,一位剛好進來的運行中心女性工作人員又被彭海彥派了活兒:“你趕緊,再去通知空勤三家單位,也來開11:30的安徽包機會,臨時決定,調機,得從上海安排組!”


執行包機的東航團隊

  11:29,上海和安徽兩頭,攝像頭前的團隊成員都準備好了,值機柜臺、安檢通道、飛機運力、機組調配……大家一環環扣上。也同時有許多問題在一兩分鐘里被提出、被解決——

  330寬體機腹艙不要打板、用集裝箱,這樣裝卸節約時間,集裝箱不夠調度,就把普通航班的集裝箱換給包機,優先防疫運輸;醫療隊配餐從上海調機時就配好,前幾次的點心袋子方便醫療隊員帶下機,剛到武漢、餐食來不及落實的時候,剛好頂一頂,上海的航食部門配餐有經驗了;油料載量必須精確計算,合肥到武漢距離有限,寬體機執飛航班時,最大起飛重量和最大著陸重量尤其要把握好……

  11:45,包機安排全部確定,不同部門的東航人立即散會,落實各自的任務。此時,距離電話響起,才過去45分鐘。

  中樞神經,接受高難度包機考驗

  最終,單單是2月13日這一天,東航就執行了7架醫療隊包機。其中,從上海總部調出的3架A330寬體客機分別飛赴徐州、揚州、合肥三地,接上醫療隊員后趕赴武漢,東航江蘇公司則安排4架單通道客機,承運從南京出發的醫療隊員。因為330運力夠用,安徽分公司的飛機和空勤同事們最終沒有飛,但他們并不覺得是空跑了一趟,在合肥機場的機坪上為同事們全力鼓勁。


醫療隊搭乘東航包機趕赴湖北

  在東航包機保障任務的安排規劃中,“自己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讓醫生們少等一會兒、少走一段”成為東航人、東航“中樞神經”秉持的理念。

  在2月11日,連續18架飛機執行包機任務的峰值中,為滿足江蘇醫療隊的物資運輸需求,東航臨時在南京、無錫兩地,把包機數量從7架增加到10架,確保不落下任何一件寶貴的醫療物資。為保障首先從青島出發的山東醫療隊,東航山東分公司只用了短短一個多小時就完成了地服柜臺準備和開放。217人的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醫療隊要負責在武漢接下一整個病區,是東航所承運醫療隊中,人員和物資都最龐大的一批,因此特地啟用波音777旗艦機型執飛……


東航機組為醫療隊員寫下祝福


東航機組為醫療隊員寫下祝福卡片

  東航運控中心的包機保障團隊成員們說,從除夕開始到大年初五,是最艱苦的一段日子,因為之前對如此緊急特殊的醫療包機少有經驗,無論航司或者醫院,也都不清楚武漢當地的情形,需要自己摸索保障安排。

  經過幾天夜以繼日地努力,從大年初五之后,大家對保障任務越來越有經驗,越來越理順,效率更高了,也能為醫療隊保障得更周全——2月13日凌晨,最初的方案是揚州的醫護人員也到南京機場集合,經過分析,東航決定改從上海專門調機揚州,減少白衣天使們的奔波;2月12日寧夏新一批醫療隊趕赴湖北時,考慮到他們的最終目的地,東航選擇了直飛“銀川-襄陽”……

  “他今年8月就要退休了,沒想到最后接了個重活兒”,采訪快結束時,徐海明這樣向記者說起老同事彭海彥;彭海彥笑了笑:“最后接了個最難的,比汶川地震、比利比亞包機,都要更不容易。”而讓這位即將退休的東航人欣慰的是,孩子也和自己并肩戰斗在防疫一線:女兒彭云怡和女婿印家滕都是東航乘務員,也在飛醫療隊包機。在這個經受考驗的防疫期,千千萬萬東航人的心,都如是和防疫一線、和逆行醫護人員們跳動在一起。

云南快乐十分开走势图